第#12号启铭星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沙海》真的,从今天开始,正式播完了,像做了一场梦地,播完了。

虽然很不想亲口说出来这句令人难过的话,虽然直到前天还在吐槽沙海为什么播的这么慢,但是真的到了要告别的时候啦。

从初中的时候就读过《沙海》的原著,原本对这一次翻拍不带有任何期待,但是这一路追下来被每一位演员用心的演绎所吸引,我仿佛真的看见书中的人物走出来向我挥手,嗨,黑爷,下次见面能不能请我吃青椒炒饭啊?

我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梁山好汉,虽然从一开始是冲着沙海主线去的,结果被副线cp迷的神魂颠倒,从换头像到被演员圈饭,我想真的得益于两位演员的用心演绎,才能给我们一对为之悲伤为之欣喜心脏被攥得紧紧的梁山cp。其实从开播到现在,关于梁山的负面评价有很多,很多人认为盗墓就该好好地拍盗墓,不应该走什么恋爱线去吸引观众,但是我并不这么想,梁山的戏份除了后期多了一点去塑造丰满人物关系以外别的时候真的非常少,至少远远没有到喧宾夺主的地步,之所以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我觉得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沙海》这部电视剧大多数时候的风格是比较烧脑比较沉重的,梁山的存在恰恰像是添加了一勺酸酸甜甜的调味剂,为这部电视剧增添了更加丰富的色彩和层次,让观众沉醉于剧情的同时可以从嗑cp这里得到缓解与安慰,使它变成一部更加生动更加深刻更加有血有肉的电视剧。

说实在的…我真的很难想象接下来的周四五六没有沙海的日子我要怎么度过,没有日渐成熟的鸭梨没有帅气幽默的邪帝没有百岁老人没有湾仔码头没有黑爷的青椒炒饭没有万万的王后雄式祈祷…想想就难过得要命。

花了一个晚上断断续续地时间去做了梁山这一系列的壁纸,作图的时候那些画面像走马灯一样在我的脑海里一帧一帧走过,心里酸酸涨涨的却哭不出来,耳边仿佛响起梁湾一声声饱含感情的:“张日山!”,这个肩负着重大责任不能轻易流露感情的男人,我记得他说过一句让我印象很深刻的话:“我习惯了看时间在我面前慢慢悠悠地过去。”这一句听起来轻松无比的话语,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少无奈和遗憾,见证过多少生离死别。

很多人说梁湾的人设不讨喜,我一直想为她正名。她是汪家的弃女,从小背负着不知名的凤凰纹身作为一个孤儿长大,因为这个纹身被唾弃,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但是很争气地长大成为了一名负责任的医生。且不说犯花痴只是大多数女孩子都会有的行为,就从她的成长环境来说,梁湾是缺爱的孩子,想从恋爱之中得到更多的爱与慰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是吗?遇见张日山以后她的人生都改变了,愿意为了他去冒险甚至拼上自己的性命哪怕他们的未来虚无缥缈充满了不确定性,孤身一人来到沙漠陷入生死关头一次又一次,她就不允许拥有害怕和哭泣的权利吗?说她拖后腿的人又或者,女孩子们,如果你们身处这样的环境,是不是甚至会腿软的站都站不起来了。

我习惯设身处地地为这个角色为这个人去着想,梁湾这个角色演绎的很真实,我感受到了杨蓉作为一名专业演员对这个角色倾注的心血到底有多少,梁湾真的是一个值得被疼爱的女孩子,希望会长和湾湾以后能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过的很好。

想要对张日山说的话也太多太多了,这个男人很复杂很沉重但是又让人喜欢的要命,一次次地隐藏自己的情绪又一次次被梁湾打破自己的原则,他自己大概都没有意识到他看向梁湾的眼神一次比一次更深情,我想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可能是梁湾哭的撕心裂肺地趴在门前那一段,但是让我最有感触的却是他们在密室里,张日山用最坚定的眼神看着梁湾说:“我不会让你死的。”的时候,这大概是这个男人能给出的最好的承诺,比起“我爱你”这样的话更加沉重的话语,所以湾湾,他真的真的很爱你。

好啦…这个告别我想已经做的够长了,至此,感谢《沙海》每一位演员,每一位工作人员,给我们带来一个最难忘的夏天,我们都希望这次告别只是暂时的告别。

最后,再见,张日山
你好,张铭恩。

Dessert Shop.

小甜饼/一发完/🙌🏻配合BGM食用更佳


BGM:Twice-融化


朴珍荣已经注意那位坐在角落的客人很久了。

他有着一双冷清却夺目的细长眼睛,也许是因为近视,总是戴着一副金框眼镜对在电脑前,流畅的剑眉把本就硬朗的面部线条更是勾勒出几分英气。他喜欢穿Oversize的卫衣,穿大冬天都不嫌冷的破洞牛仔裤,还喜欢…

点一杯Iced Americano和一份Ice cream cake.



就像是喜欢甜食的笑眼弯弯的少年和成熟稳重的不苟言笑的男人的碰撞,在味蕾上同时绽放出提神的苦涩与令人沉迷的甜蜜,会是怎么样的感觉呢…?

朴珍荣这头在柜台前盯着对方出神,林在范一个抬头猝不及防地让两个人的视线相撞,双方同时愣住了。朴珍荣先反应过来时像一头受惊的小鹿,迅速移开了湿漉漉的眼神,逃也似的跑到里间去了,留下一个慌张的背影和若隐若现的,微微烧红的耳尖。

“他的眼睛很漂亮。”一早上只字未动的林编辑想了想,又不由自主地打下一行字:“害羞的样子…特别可爱。”他舀下一层冰淇淋放进嘴里,清爽又甜美的味道让人心情大好,眼角眉梢染上点点笑意。



是一颗星星都没有的夜晚,整片天空只剩下了不知被谁打翻的黑咖啡,朴珍荣的思绪渐渐飘到窗外,直到有人推门进来他才如梦方醒,站直了身子换上温文尔雅的职业笑容,清了清嗓子:

“欢迎光临,请问你需要点些什么?”
“跟以前一样。”

熟悉低沉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中,朴珍荣抬起头的那一刻仿佛听得见丘比特在耳边扇动翅膀的声音,还有他打鼓般的心跳做伴奏…等一下!!

他现在是在笑吗?…

林在范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不自觉的嘴角上扬,看着对方这幅呆呆的样子难得有耐心地再次询问,裹上一层更深的笑意:

“听清了吗?”
“听…听清了!”

朴珍荣又羞又急地回答,把准备好的东西递给对方,红着脸低下头继续忙,目光却悄悄追随着那个坐在角落里的人,还有他眼皮上需要仔细看才能发现的两颗小痣。
啊…没有星星也很好嘛。



夜深了,眼看着指针就要指向十一点,林在范有些无力地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揉太阳穴,右手将旁边的杯子拿过来轻抿一口。
嗯,好甜,再来一口。
…等等

他这才发现不太对,温暖的口感还残留在唇角,刚睁开眼睛就看见对面略显拘谨却笑意盈盈的朴珍荣,看看自己手里拿着的,是一杯奶昔。

“天气冷了,我给你换了一杯草莓奶昔。”
“还有…先生,现在快打烊了哦。”

清甜的嗓音让林在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关上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重新看向对面那一双干净的眼眸,像揉碎了闪耀的星星放进浓墨般的瞳仁中一样。
朴珍荣被他注视的有些不好意思,伸出手缓缓理了理额前的刘海,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睁大眼睛:

“对了…总是看到你来我们店,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林在范。”
“不过珍荣xi…”

林在范盯着对方胸前的名牌说出口,看见被唤名字的人看着他以后下一秒认真地开口:

“你是小偷吗?”
“mo………??”

朴珍荣感到莫名其妙又惊讶,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让对方误会了以后又听见他继续说:

“今晚没有星星呢…”
“是你偷走了星星,放到眼睛里的吧?”

林在范脸不红心不跳地讲完这几句话以后看见对面的小人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脸,才放松地低头轻笑起来。

“珍荣啊,总是盯着我的脸是需要收费的。”
“啊…真的很不好意思…我!”
“明天有时间吗?”
“哎?有,明天休假。”

朴珍荣还想着是什么时候偷看他被发现的没有防备地点了点头,看见对方的唇角上还沾着白色的奶昔沫,下意识地用手指沾开,放进自己的嘴里舔了舔。
真的很甜!

朴珍荣的动作仿佛在林在范眼里被放慢十倍,像一只没有戒心的撩拨主人的小奶猫。

“那么明天,
和我约会吧。”

比起融化我的ice cream,更要甜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