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matic.

“请给我甜蜜的味道。”

Dae to Dae.

四周年了。
看着很可爱的嘎嘎
依旧帅气的马克
眼睛很迷人的老林
狂放不羁的真绒
头发很潮流的社会bam
淳朴的小七
还是纯情结晶体的有谦
我不禁感叹一句



啊…真好。

Peek-A-Boo

一辆4000+的伉俪火车
请尽快点下左下角的小心心买票上车
老林啊生日快乐!!!



BGM.Red Velvet:Peek-A-Boo




“7号林在范,到达任务现场。”


伴随着耳机里传来的风声还有依稀可以辨认清楚的冷淡嗓音,坐在警局里的值班人员微微活动开手指敏捷地调出那栋别墅前的录像。


林在范摘下蓝牙耳机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一个稳当的刹车之后不偏不倚地落入监控范围之内,取下头盔长腿一跨利落地从摩托车上下来,一只手把头盔扔到车前一只手随意地理了理凌乱的黑色发丝,提起尚残留热度的蛋糕往那栋别墅走去。



今晚的风出奇地凉爽。







“叮咚。”



门几乎是立刻就开了,林在范面无表情的脸上沾染一丝笑意,将自己手上的蛋糕递过去,不动声色地往房子里走了一步。一双白皙的手缓缓扣过蛋糕的丝带拿在手中,圆润的指甲刮过他的手心留下一丝猫抓的触感,短暂的甚至不知道是真实还是幻觉。



“您的蛋糕到了,生日快乐。”



屋内的人轻笑一声,将门又拉开了一点露出一颗栗色的脑袋,眼眸弯弯笑意盈盈,还是少年模样。



“外面很冷吧?…先进来吧。”



让人没有理由拒绝的邀约。林在范点点头带着一身冷冽踏进意外有些温暖的房子,空气中没有弥漫着想象中的血腥,反而飘散一股若有若无的甜丝丝的蜜桃香气。



“…刚才在吃桃子吗?”


https://shimo.im/bxD4xmvEWlEe47yi

Dessert Shop.

小甜饼/一发完/🙌🏻配合BGM食用更佳


BGM:Twice-融化


朴珍荣已经注意那位坐在角落的客人很久了。

他有着一双冷清却夺目的细长眼睛,也许是因为近视,总是戴着一副金框眼镜对在电脑前,流畅的剑眉把本就硬朗的面部线条更是勾勒出几分英气。他喜欢穿Oversize的卫衣,穿大冬天都不嫌冷的破洞牛仔裤,还喜欢…

点一杯Iced Americano和一份Ice cream cake.



就像是喜欢甜食的笑眼弯弯的少年和成熟稳重的不苟言笑的男人的碰撞,在味蕾上同时绽放出提神的苦涩与令人沉迷的甜蜜,会是怎么样的感觉呢…?

朴珍荣这头在柜台前盯着对方出神,林在范一个抬头猝不及防地让两个人的视线相撞,双方同时愣住了。朴珍荣先反应过来时像一头受惊的小鹿,迅速移开了湿漉漉的眼神,逃也似的跑到里间去了,留下一个慌张的背影和若隐若现的,微微烧红的耳尖。

“他的眼睛很漂亮。”一早上只字未动的林编辑想了想,又不由自主地打下一行字:“害羞的样子…特别可爱。”他舀下一层冰淇淋放进嘴里,清爽又甜美的味道让人心情大好,眼角眉梢染上点点笑意。



是一颗星星都没有的夜晚,整片天空只剩下了不知被谁打翻的黑咖啡,朴珍荣的思绪渐渐飘到窗外,直到有人推门进来他才如梦方醒,站直了身子换上温文尔雅的职业笑容,清了清嗓子:

“欢迎光临,请问你需要点些什么?”
“跟以前一样。”

熟悉低沉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中,朴珍荣抬起头的那一刻仿佛听得见丘比特在耳边扇动翅膀的声音,还有他打鼓般的心跳做伴奏…等一下!!

他现在是在笑吗?…

林在范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不自觉的嘴角上扬,看着对方这幅呆呆的样子难得有耐心地再次询问,裹上一层更深的笑意:

“听清了吗?”
“听…听清了!”

朴珍荣又羞又急地回答,把准备好的东西递给对方,红着脸低下头继续忙,目光却悄悄追随着那个坐在角落里的人,还有他眼皮上需要仔细看才能发现的两颗小痣。
啊…没有星星也很好嘛。



夜深了,眼看着指针就要指向十一点,林在范有些无力地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揉太阳穴,右手将旁边的杯子拿过来轻抿一口。
嗯,好甜,再来一口。
…等等

他这才发现不太对,温暖的口感还残留在唇角,刚睁开眼睛就看见对面略显拘谨却笑意盈盈的朴珍荣,看看自己手里拿着的,是一杯奶昔。

“天气冷了,我给你换了一杯草莓奶昔。”
“还有…先生,现在快打烊了哦。”

清甜的嗓音让林在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关上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重新看向对面那一双干净的眼眸,像揉碎了闪耀的星星放进浓墨般的瞳仁中一样。
朴珍荣被他注视的有些不好意思,伸出手缓缓理了理额前的刘海,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睁大眼睛:

“对了…总是看到你来我们店,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林在范。”
“不过珍荣xi…”

林在范盯着对方胸前的名牌说出口,看见被唤名字的人看着他以后下一秒认真地开口:

“你是小偷吗?”
“mo………??”

朴珍荣感到莫名其妙又惊讶,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让对方误会了以后又听见他继续说:

“今晚没有星星呢…”
“是你偷走了星星,放到眼睛里的吧?”

林在范脸不红心不跳地讲完这几句话以后看见对面的小人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脸,才放松地低头轻笑起来。

“珍荣啊,总是盯着我的脸是需要收费的。”
“啊…真的很不好意思…我!”
“明天有时间吗?”
“哎?有,明天休假。”

朴珍荣还想着是什么时候偷看他被发现的没有防备地点了点头,看见对方的唇角上还沾着白色的奶昔沫,下意识地用手指沾开,放进自己的嘴里舔了舔。
真的很甜!

朴珍荣的动作仿佛在林在范眼里被放慢十倍,像一只没有戒心的撩拨主人的小奶猫。

“那么明天,
和我约会吧。”

比起融化我的ice cream,更要甜的你。






Officially Missing U.



“在哪里?”

是入冬的天气了。林在范用冻得有些发僵的手指一下一下地叩击着手机屏幕,另一只手不自觉地拢紧了些米色风衣,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均匀又熟悉的呼吸声,通话界面的上隐约透出男孩子笑出小褶子的脸。


“嗯…?哥………在家里。”


迷糊软糯的声音好似裹上了一层太阳味道的暖洋洋的蜂蜜,让这头被泠冽寒风摧残的人不自觉地挂上笑意,热水又轻又缓地从头顶浇到脚尖。

“不忙的话,就出来吧。”

回应他的是持久却一点都不让人觉得不耐烦的沉默,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细小的,吸鼻子的声音,穿拖鞋的声音,迈开脚步跑出房间的声音,一个接一个争先恐后地传到听筒前,林在范几乎可以想象出朴珍荣此时的模样,一张白皙的小脸因为室内舒适的温度红扑扑的,着急跑出来又尽力清醒着地把事情一项一项做好,想着这些,他又不自觉地低头轻笑。

听到日思夜想的人儿低沉的笑声,朴珍荣抓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轻颤,连心尖都在发烫,几乎是拧下了门把手。屋外带着冬天的,林在范的,冰凉而又炙热的温度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好像只剩下你了。

这是朴珍荣的最后想法。

“哥…怎么突然回来了?”

不知就着这个姿势拥抱了多久,怀里小孩略带委屈的声音传来,让林在范把手臂收的更紧了。

“想你了。”